口琴网

《西部往事》一部好看的电影

      编辑:锦瑟华年       来源:口琴网
 

鉴于自己有鸽连载的黑历史,本来不太想挖这个坑,但是打出题目一泻千里之后似乎也没有退路了,在此向大家保证一下,下文一定有,时间不好说。

阿诚:这种保证就和不存在一样...我也保证一下,我们一定会努力催稿的...

《西部往事》意大利西部片宗师瑟吉欧·莱昂的传世经典之作,继与克林伊斯威特合作「镖客三系列」之后,瑟吉欧·莱昂这部近三个小时的长篇钜作,被称之为影史上最伟大的西部片。

西部往事是笔者最喜爱的影片之一,从主题到观感都有极佳的表现力。这篇文章想要谈谈片中三位主角的出场方式,没有看过的观众不必惊慌,笔者会尽量细致的复述这个故事。

影片具有西部片标配式背景,故事发生在一个大开发时期的小镇。杀手弗兰克杀死了占据铁路沿线农场的麦克贝恩一家,女主人吉尔从新奥尔良赶来看到的是一排尸体;与此同时,吹口琴的怪客来到小镇,意欲找弗兰克复仇。

本文将会详细复述口琴男的登场。

口琴男在影片第一段登场,这一段落让笔者觉得无比惊艳。

三名穿大衣带帽子的枪手来到车站,显然他们在等人。这个场景类似西部片正午(1952),同样是三名匪徒到车站等人,老实巴交的列车管理员被吓个半死,不同之处是正午中,匪徒等待的是他们的头子,而西部往事中则是击杀目标。并且西部往事中的车站,更显破败和昏暗,这和正午中的好莱坞式搭景有明显的视觉差异。

正午中表现警长孤立无援的上摇镜头

在口琴男出现之前,匪徒们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暗藏杀机地做着无聊的事情。坐在椅子上为首的匪徒和苍蝇较上了劲,长得像贾马尔克劳福德的黑人匪徒用帽子接住房顶落下的水滴,另一个金发拨弄马槽里的水。

莱昂内标志性的“去掉部分额头和下巴,用五官填满画面中心”式大特写

口琴男出场前影片没有配乐,台词也极少到可以忽略,而开关门声、水滴声、苍蝇叫声都像特写一样被放大。最明显的是一台嘎吱作响的风车发出的背景音。据说本片的录音助理提议,我们要不要给这台风车上点油,导演莱昂内回应:动一动我就捏死你。他认为风车规律的、不紧不慢的声音可以制造更多的紧张感。

为首的匪徒把苍蝇按进了枪口并用手指堵住,正在百无聊赖地听苍蝇叫时,远处火车的刹车声传来了。这里两个声音有片刻的重叠,然后苍蝇的叫声就不再重要了,苍蝇猎人拿开手指,甩了一下枪,黑人把帽子上续的水一口气喝完,马槽边的金发回头看了一眼火车,一切蓄势待发。

火车停稳后,一节车厢打开,三名匪徒手已经摸到了腰上的枪,但车上只是扔下一个箱子。

继续等待。还是没有人。火车发出汽笛,准备再次启程,为首的苍蝇猎人示意同伙撤离。在他们转头离开时,口琴声响了起来。作为主角的口琴男,在留足了悬念,吊足了胃口之后,吹着口琴千呼万唤始出来,将戏剧性发挥到了极致。

为了凸显口琴男的神秘色彩和强大气场,在之后的几次出场中,口琴男也像幽灵一样,毫无预料地出现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个原本没有人的地方吹着口琴。他只吹一首曲子,也就是本文贴出那首配乐的开头部分,徐缓、悠远、萧瑟。

双方打了照面后,口琴男率先发问:

(背后三匹马)-这个,我们好像不好意思只带一匹马来。(Well,looks like we’re shy of one horse.)

-你多带了两匹。(You brought two too many.)

尴尬的匪徒们慢慢把手伸向了枪套,枪战突然打响。

口琴男迅速扔掉手里的箱子后三连弹无虚发,两个匪徒应声倒地,黑人支撑着开了一枪,击中口琴男。

十二分钟铺垫的气氛,在5秒的枪战里用几个干净利落的正反打镜头完全释放出来,莱昂内并不像山姆佩金法那样用慢镜头展示暴力场面,而是侧重于开枪前剑拔弩张,你死我活的气势。这在莱昂内此前的西部通心粉三部曲(荒野大镖客、黄昏双镖客、黄金三镖客)中早就有了充分的体现。昆汀塔伦蒂诺的无耻混蛋也有类似的例子,在酒馆交火前,从德军军官怀疑来人身份开始,气氛一步步升级,并最终得到释放,可见昆汀在开始拍西部片之前,已经从莱昂内的影片中学到了一些方法。

口琴男倒地片刻后起身,用衣服缠住自己的左臂,然后离开,在这次火拼中以负伤为代价解决了三名匪徒。西部往事的第一个片段也到此结束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